润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润书屋 > 重生后,我带崽被暴戾王爷娇宠了 > 第83章 耀武扬威

第83章 耀武扬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罗氏深以为然的点头道:“这话倒是真的,我这样规矩少的婆母可楚京也是难找的,唉,有些人啊就是不惜福,若不是……”

她说着摇了摇头,“真是无可救药!”

“其实夫人想让她认清现实很简单。”徐妈妈脸上满是高深莫测。

这徐妈妈平时主意就多,罗氏也多依赖着她,此时听了不由来了精神,“快说说。”

徐妈妈笑着道:“很简单,只要夫人您多宠爱着姜姨娘些,假意多让姜姨娘帮着您管着些府中庶务,世子妃自然就生出危机感了,还怕她不服软?”

国公府里的中馈多半都掌在罗氏手里。

之前会分配些无关紧要的琐事给盛云昭,也是老夫人的命令,她也不得不从。

待老夫人寿辰过后,盛云昭便彻底不去领对牌了,罗氏这边更是装聋作哑。

可如今罗氏这一病倒了,就显得有些乱。

不是这个撞在了一起,洒了汤水。

就是那个不小心踩了对方的后脚跟。

罗氏想到此,又听了徐妈妈的话心里便活络开来,琢磨片刻,她从腰里摸出一枚象牙牌拿在手里,随即笑着拉过姜晚音的手。

将象牙牌放到姜晚音的手里,道:“晚音啊,这些日子母亲身子不适,你帮母亲多照应着一些,不懂的就多问问徐妈妈。

母亲命苦,没那好命遇到像你这样的儿媳妇,我眼下病了,可也不能因我,这日子就不过了不是……”

姜晚音当即满是惶恐的将那象牙牌还给了罗氏,“贱妾不敢逾越了世子妃姐姐去……”

罗氏眼睛一瞪,“逾越不逾越的,母亲说的算!”

可是纪窈突然啪的一下放下筷子。

罗氏和姜晚音都吓的一个激灵,同时看向她。

纪窈眼睛亮晶晶的,“不行,我要过去看看,不但要看看盛云昭的惨样,还要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哼。”

罗氏阻止不及,纪窈已经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。

她哪里放心,顿时对姜晚音道:“你快跟过去看看,这盛云昭和她那莽夫老子一样不好招惹,万一窈儿吃了亏可怎么好。”

姜晚音只得放下筷子追去。

等两个人出现在浮曲苑门口的时候,身边跟着的婢女手里多了个食盒。

纪窈上前命令护院开门。

护院一脸为难,“大小姐,这是世子的命令,我们也不敢放您进去啊……”

纪窈双眼一瞪,“世子的命令是命令,本小姐的命令不是命令了?”

护院只连连请罪,但就是不给开门。

纪窈快气死了,跳脚尖声道:“再不打开,信不信我明天就发卖了你去?”

护院急出了一头冷汗,可仍是死守大门,“世子爷下了死令……”

这时姜晚音温温柔柔的道:“放心吧,世子回来后我们会解释的。”

护院们对这位姨娘印象比较深刻,而且这样一个看着单纯又温柔的姑娘,没有谁能忍心拒绝她。

此时听了她的话,便立即上前开了锁头。

纪窈见此,气的想上前去给护院一个耳光。

却被姜晚音拉住了,“他们也是听命行事,别和他们计较了。”

说着,姜晚音故意看了眼婢女手里的食盒。

纪窈顿时失去了和护院计较的心思,想到接下来盛云昭她们和狗一样摇尾乞怜的模样,她心情就格外的好。

昂首挺胸的走了进去,一进门,她就故作夸张的道:“诶呦,这么安静啊,不会是都饿晕了吧?”

她说着娇笑起来。

院子空旷,又是黄昏时分,少女的笑声清脆的如银铃似的,格外好听。

盛云昭持帕优雅的擦了擦嘴角上的点心渣子,“我们吃了一天的桃花酥,终于有人来了。”

主仆三人一直在等,等那个坐不住的人上门来。

纪窈猖狂大笑着如入无人之境的推门而入,看到主仆三人都在花厅。

尤其是坐在主坐上的盛云昭,半张脸还肿着,她就越发的开心了。

纪窈先是一愣,转而噗噗笑道:“诶呀,看着怎么都憔悴了?好像清减不少嘛……”

盛云昭的目光只在纪窈脸上停留了片刻,便向她的身后看去。

一夜之间,姜晚音好像变了,像是一朵刚刚绽放的花儿般,身上透着一股子妩媚初为女人的妩媚。

姜晚音莲步轻移的走进来对着盛云昭微微一礼,“世子妃姐姐你还好吧?”

她的脸上带着让人难以分辨的关心和担忧,显得单纯又无辜神色,让人只觉得任何事都与她无关。

姜晚音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优势。

表面单纯善良可以欺骗很多人,让人放下心防,对她生出同情怜悯。

自此成为了她无往不利的武器。

盛云昭自是没有心情陪她做戏,只冷眼看着她。

姜晚音却是自顾起身满面真诚,苦口婆心道:“世子妃姐姐,你就去母亲跟前跪着请罪去吧,你这样对你没有好处的。”

“我嫂子心地善良又孝顺,母亲自是喜欢她!”纪窈故意气盛云昭,“还有啊,母亲分外喜欢嫂子,如今让嫂子帮着管家呢……”

说完,她等着看盛云昭妒忌发狂的样子。

可是殊不知正中盛云昭下怀,她却是对姜晚音展颜一笑,“呵,这都叫上母亲了,看样子很得夫人的心嘛,恭喜晚音啊,我家晚音真是有本事,你可要努力哦,千万不要让夫人失望哦……”

姜晚音原以为也能看到盛云昭气急败坏的模样,谁知她脸上没有半点不快,也没有半点强撑的神情。

来时的得以和兴奋也大打折扣,反而有些憋屈感。

然而,一旁的纪窈见盛云昭一直没有理自己,感觉很没面子,心中不忿,“盛云昭都这个时候了,别装了,想哭就哭吧,在我们面前丢人总比在外头丢人来的要好!

我明告诉你吧,我只认晚音做嫂子,其他人都不配!”

让她狂妄,气死她。

“那好啊,我就祝你们姑嫂永远同心同德。”盛云昭云淡风轻的一句。

纪窈以看着盛云昭还能笑的出来,那不以为然的模样,让她感觉更憋屈了。

一眼看到婢女手里的食盒,她冷笑了声走到姜晚音对面的椅子里坐下,吩咐婢女道:“将菜都拿出来吧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