润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润书屋 > 狂想拯救世界 > 第1章 Chapter 1

第1章 Chapter 1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许京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被束缚带绑在手术台上,昏暗的病房中布满了各种滴滴作响的仪器,他背靠着微凉的手术台,盛放在推车中的全型号手术刀在白炽灯的刺激下散着寒光,刀刃全都整齐地朝向他,毫无疑问,他的处境并不是很乐观。

他的心跳如擂鼓,在海水中独自颠簸的浮沉感让他几乎喘不过气,记忆中最后在海浪中的绝望感仍旧真实,即使身在充斥着消毒液刺激气味的手术室,他的鼻尖也摆脱不掉那股腥咸的海水味。

这间手术室他熟悉,大大小小的仪器都在他身上施展过自己的本领,暗色封闭的墙和微微散着消毒水味的手术器材,还有门口标志着“闲人勿进”的红色标识。

许京并没有像第一次醒来一样做无所谓的挣扎,即使耳边滋滋作响的电流声让他反射性地想要逃离,他静静地等待,等待着主治医生向他机械地复述每一次“治疗”的成果。

自从在海难中侥幸逃生,许京就忘了自己从前的那些事,那些似乎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生命之中的岁月与时光,所以当他第一次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,他用尽全力去挣扎。

蓦地,房间的一角有衣料摩擦声响起,一个身穿白色长外套的男人从光照不到的暗区缓缓走出,男人很清瘦,贴身的工作牌被他翻过一面塞进胸前的口袋里,脚上价值不菲的皮鞋踏过地面发出不小的声响。

这是他的主治医生,也是这间疯人院的院长,许京沉默着没有回答他的话,反正他的回答于医生而言并不重要。

从他被送进疯人院开始,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医生的身上有一股清冽的烟草味,他和蔼地俯下身子,问道:“准备好了吗,呵呵,不要太害怕,只是一点小刺激,很安全。”

耳边的电流声骤然增大,还不等许京张嘴吐出一个音节,医生就自顾自地打开了仪器,蓄势待发的电击治疗仪慢慢逼近,简直比死前的刑场更令人绝望。

电流涌进大脑的那一刻,许京感到没由来的头晕恶心,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眩晕中离他远去,这让他狂躁,对生命的憎恨与厌恶在这一刻达到顶峰。

纵使他已经说服自己安然接受命运,在感受到如此折磨的时候还是令他瞳孔微缩,呼吸延迟性的暂停,肉体上的惊惧是最要命的。

许京感受到医生正模模糊糊地说着什么,周围的声音糊成一片,但他能清楚地数着自己的心跳声,这是唯一能让他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有效证明。

他还是忍不住蜷起腿挣扎起来,嘴上含糊地喊:“我不记得,我真的不记得……”

“不记得,不记得……”

时间似乎过了很久,又好像没一会,等到许京的后颈被汗水浸湿,医生终于大发慈悲地放过了他,微凉的电极片离开身体,许京被束缚在手术台宛若一条垂死挣扎的鱼。

医生手指飞快地在全息投屏中记录着许京身体的各项数据,他点了点头:“小京,现在感觉如何,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幻觉,或者令你感到熟悉的人?”

许京皱眉,短暂电刺激后出现的交感兴奋、副交感神经兴奋令他心跳加速,恍惚中他又闻到了那股令他绝望的咸腥味,他摇摇头,隐瞒了这一事实,说道:“还是只能看到我在海里挣扎的那些画面……我好像是被什么人推下水的。”

医生的手短暂地顿住一瞬,随即点点头:“嗯,那很好,这次治疗有很大进步,最近你的精神状态稳定许多了,我相信要不了多久,你就能摆脱这些东西了。”

“包括你之前的那些无意识陷入幻觉的反应,也许就跟你失去的记忆有关系,所以我们才想出通过刺激你的大脑进行记忆补充这样的办法。”

“但你也看到了,你始终不愿意回忆当时的情境,这样下去你的情况只会越来越糟,记忆紊乱,情绪失控,小京,我希望你认真地考虑一下,是否要如实向我回答我所询问的问题。”

听到这话,许京没有多做反应,出于下意识的反应,他不想相信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,这个世界没什么值得他信任的人或事物。

沉默并不能为他洗脱什么,许京淡淡道:“我真的不记得,但我确信自己是被人推下水的,有人要害我……”

他想抬手捂住自己的脸,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痛苦的模样,但身体上的束缚让许京连这一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完成,认清这一点后他显然更痛苦了,少年苍白病态的脸逐渐扭曲,身上的病服也随着他的动作扭曲成一团。

医生凝视了他一会,银框眼镜闪烁着别样的光,他似乎在考量许京话中的真假,手却飞快地在被害妄想的那一栏打了个勾。

“小京,安静下来,没有人要害你,我是来帮你的。”医生薄唇轻启,放缓语速以便让许京听清楚自己所说的话。

许京的瞳孔微缩,躺在手术台上不停地摇着头,似乎在摆脱什么东西的桎梏,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扭曲的神情逐渐舒展:“有人要害我,哈哈哈哈哈,有人推我,把我摁进水里,水里好凉,呜呜呜呜……”

眼看着许京再一次陷入幻觉,一会哭一会笑的状态又预示着这一次治疗的失败,医生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,摁下手术台旁边的红色按钮,呼唤医护人员进来将许京送回病房。

医生将数据传输给屏幕对面的人,说道:“他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差了,我不建议短期再对他进行任何刺激情绪的治疗,这会逼疯他的。”

另一边,许京刚被注射了镇定剂,就感到极度地恶心,头疼,这样的剂量对他来说已经无效了,药效过后就只剩下没由来地心慌,好在医护人员刚才为他解开了身上的束缚。

医护前脚刚走,许京就挣扎着翻下了床,他半跪在地上,止不住的呕吐欲让他不停地干呕,现在他的意识清醒得很,苍白骨感的手拧着床单的一角,鼻腔又像是呛满了水似的,这让他躁动不安,被锁在床边的那只手不停地向外拉扯,一直扯到他手腕胀痛。

门边忽然有轻盈的脚步声响起,许京抬头,一个皮肤白皙的大眼睛护士正站在门边探头探脑,比起其他医护,她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环境之中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