润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润书屋 > 骄阳 > 第19章 搬家

第19章 搬家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董玉秀抱着白子慕回家。

她这次南下回来的比预计要晚一些时日,人看着也累瘦了些,董姥姥瞧见她又高兴又心疼,连忙打了热水让她洗把脸,问道:“玉秀,还没吃饭吧,妈去给你煮碗面,你坐着等啊。”

董玉秀洗了脸,又重新梳了头发,白子慕就在一边趴在她膝盖上,董玉秀笑着也给他梳了两下小卷毛。

“这段时间妈妈不在家,谁给你梳头的呀?”

“二哥,雷哥哥也帮我梳啦。”

“宝宝自己学会了吗?”

“嗯!”

白子慕拿着梳子,轻轻帮妈妈梳理发尾,董玉秀被他小动作弄得心软成一片,捏了捏他鼻尖,“真乖。”

董姥姥动作麻利地煮了一大碗汤面,特意煮得软烂一些,散发着浓浓麦香。

董玉秀拿了个小碗,分了一些给白子慕,母子俩吃得很香,董姥姥围裙都没摘,坐在一旁嘘寒问暖,听见她说还去了潍水倒卖了一阵毛线,念了一声佛:“你这丫头胆子比心都大,怎么敢一个人背着那么些货到处跑呀,这万一遇到个什么坏人,抢钱事小,伤了人可怎么办?”

董玉秀笑道:“妈,我都是去国营厂子那边,周围治安好,住的也是单位的招待所,没乱跑,您别担心了。”

“那招待所……”

“招待所我又不是没住过,我带子慕回来的时候,一路上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。”

董玉秀说得轻描淡写,董姥姥却是叹了一声,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吴金凤傍晚回来的时候,一进家门就瞧见了董玉秀,她眼里露出些惊喜,但很快就看到董玉秀身上衣服半新不旧并不是在外赚了大钱的样子,甚至外套都是走的时候穿的那件,而一旁的皮包也有些脏,瘪瘪的,没装什么礼物。

吴金凤眼睛转了下,问道:“玉秀,这么长时间才回来,在外头发大财了吧?”

董玉秀道:“还行,这次多跑了几个地方,赚点辛苦钱。”

吴金凤一屁股坐下,又问:“都倒卖什么稀罕货啦?”

“就是些毛线。”

“毛线呢,没带点回来?”

“在潍水卖光了。”

吴金凤听她这么说,越发不信。

潍水那边最有名的就是一家纺织厂,她们这边想织两件毛衣买些好毛线的时候,都特意去潍水那边买,董玉秀要是真倒腾了货能在潍水卖掉?人家放着厂子里的上好毛线球不要,怎么可能买她一个小商贩的?

吴金凤有心还要再问,一旁的白子慕却因为妈妈刚回来,并不想她分散属于自己的专注,一直缠着她,粘人得紧。董玉秀分了大半精力在儿子身上,对旁人的话没听进去多少,回答的也有一搭没一搭的。

吴金凤不乐意了,挥挥手道:“子慕,你自己出去玩儿去,我和你妈说正事儿呢。”

白子慕趴在妈妈膝盖上,完全没听到。

吴金凤使唤不动小孩,又抬头对大人道:“玉秀啊,这大人说话的时候哪有小孩在一边胡闹的,你也该教教子慕规矩了,老话说了,棍棒底下出孝子哪!”

“大嫂,孩子不是这么教的。”

“怎么不是,要是天硕这么胡闹,看我不拿棍子抽他……”

董玉秀不肯,抱着儿子道:“你舍得你就打呗,我可舍不得。”董天硕挨揍是一回事,她家宝贝子慕这么乖,她一根手指头都不舍得碰。

“子慕都五岁多了……”吴金凤还不死心。

“他就是想我了,我也想他呢。”

董玉秀回了一句,也不再搭理吴金凤了,陪着白子慕在那里玩儿翻花绳,母子俩玩儿的开心,一根花绳都能玩很久。

吴金凤吃了个软钉子,面上无光。

晚上董姥姥心里高兴,多炒了两个菜,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饭。

董玉海在矿上没回来,董姥姥坐在主位,但一直说个不停的只有吴金凤,吃饭都堵不上她的嘴。

董玉秀回答的话少,吴金凤问起她接下来的生意,她也只道:“还在谈,过几天才能定下来,要等那边厂子的电话。”

吴金凤拧眉,觉得她把自己当外人,这是在防备自己。

吴金凤没出过小城,并不知道外头的行情,只坚定地认为董玉秀这次在外没赚到钱,十有八九是吹牛的。

董玉秀从皮包里拿出一件塑料包装的丝巾,吴金凤还十分嫌弃,摆摆手道:“我不喜欢这个颜色的,你自己留着吧!”

董玉秀干脆地收了回去,没多推让。

吴金凤:“……”

吴金凤闷闷不乐,给儿子夹了一块五花肉,董天硕端起碗躲了下,含糊道:“妈,我不吃这个,这是你昨天做的,我要吃我奶奶今天炒的腊肉……”

吴金凤恼怒道:“你也敢挑食,以为跟子慕一样能顿顿吃小炒呢?这不吃那不吃,你当你妈也能出门捡个金元宝,赚那么老些钱吗!你都不知道如今菜价涨成什么样了,挑挑挑,活该你长不高!”

白子慕抬头看她一眼。

董玉秀也拧眉,但碍于母亲还在,没开口。

吴金凤一阵哭穷,从早餐钱说道菜钱,明里暗里在说董玉秀赚得多,给家里的少。

董玉秀如常,坐在那慢慢吃饭,略吃了些青菜之后放下筷子,开口道:“妈,嫂子,我这次回来收拾一下东西,打算搬到外头去住了。”

吴金凤哭穷的声音戛然而止:“啥——?!”

董玉秀道:“我打算带子慕搬出去住了,这段时间太麻烦你们,我心里也过意不去,我这次临走的时候托人帮忙找房子,现在找的差不多了,明儿就搬走。”

这并不是她一时兴起。

她之前为了赚钱,忽略了家里的小孩,但那会实在是分身乏术,现在攒了一小笔钱,她不想再让儿子受委屈。

吴金凤瞠目结舌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

甚至心里还很是后悔,毕竟二十块也是不小的数目了。

如今好了,董玉秀说走就走,她连二十块的菜钱也捞不到了——董玉秀整日在外忙碌,家里就白子慕一个小不点,几口粥的事儿,一个月也花不了块钱啊。

吴金凤软声劝了几句,见董玉秀搬家的心意已决,咬牙道:“也行吧,那你把子慕这个月的菜钱交一下。”长期的没了,好歹这个月的二十块给她也行。

董玉秀都被她气笑了,看了她一眼道:“大嫂,在哪里吃饭,就在哪里交钱,天底下都是这样的道理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